橱柜门板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橱柜门板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中国富人进化论

发布时间:2020-07-13 18:28:59 阅读: 来源:橱柜门板厂家

毫无疑问,这个时代的中国盛产富豪。按照一贯在中国造富人榜的胡润统计,目前中国坐拥千万资产的富豪数目是96万,这意味着,每1400个中国人中就有1人是千万富豪。

但无论是陈光标的慈善困局,还是郭美美满屋子的爱马仕,与这一阶层庞大的且在持续增长的数字相比,当下的中国富人显然尚未学会如何与其巨额的财富和平共处,而当下大多数中国人,显然也尚未学会如何平和地对待这一群体近10多年来,他们被高度关注、频繁提及却整体性面目暖昧、定论摇摆;他们出身贫苦,来路模糊,他们对财富累积的命运心怀深深的光荣、骄傲与恐惧;他们将成功穿在身上,被来自民意的捧杀或棒喝追逐得无处逃遁,他们与世界上任何其他地域的财富持有者都不尽相同,他们是中国的富人。而第一代中国富人完成财富积累的时间,大多不超过10年。

20世纪,当美国历史富豪榜将头把交椅颁给洛克菲勒时,《福布斯》给出了这样的评语:他不单单影响经济,还直接确定了这个国家的走向。那么,越来越引人注目的中国富人们又影响了什么?他们又准备要影响什么?

从购买LV到冰岛购地

当富豪黄怒波宣布自己买下冰岛300平方公里的土地时,几乎没有人对这一举动表现出过度惊诧。因为在黄怒波之前,中国串包团早已席卷了巴黎和香港的名牌包店,中国的炒房团早已包抄了新加坡、英国和美国。产自东莞的达芬奇家具可以创下天价,爱马仕在中国的销量以稳健的姿态超越了LV,因为它更贵。关于这一点,冯小刚的电影《大腕》里说得再明白不过:不求最好,但求最贵。

也许只有外国人越来越不淡定,面对中国人令人瞠目结舌的消费能力,他们不能不回忆起40年前日本买下全世界的噩梦。目前,中国买家是伦敦最活跃的海外投资者,很多大陆人在伦敦物色房子(预算800万~1700万英镑)。中国企业的海外收购和扩张在同步进行,从联想收购IBM的Thinkpad业务到吉利整体收购沃尔沃,到最近的中石油收购欧洲的炼油厂和工商银行收购美国东亚银行。国际舆论已经从惊诧、议论到现在的习以为常。媒体的观点已经从中国人会来收购吗发展到中国人会出价多少。

而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到发达国家疯狂购物,英国媒体更是创造了一个新名词北京镑来形容这一现象。据统计,中国已经超越美国,成为仅次于日本的世界第二大奢侈品购买国。北京镑涉足的产业不仅是奢侈品消费大牌,也包括地产、汽车、红酒、收藏品等。最新数据显示,中国内地买家是在伦敦市中心高端房地产市场花钱最多的人。截至2011年2月底,中国大陆买家在高端房地产市场的平均开支达650万英镑,超过马来西亚和香港。《悉尼先驱晨报》曰前的一篇报道称,一个持学生签证的中国女孩,完全不懂英语,在房产拍卖时只是不停地举手,结果以约合1143万元人民币的价格拍得一套三居室房产。该报称,中国买家抬高了澳大利亚的房价。很多人甚至认为,5月澳大利亚央行加息的举措就是针对中国炒房团制定的。

海外消费如火如荼,国内奢侈品消费同样毫不逊色。世界奢侈品协会前不久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:2010年,中国国内的奢侈品消费总金额达107亿美元,占全球奢侈品消费市场份额的30%。世界奢侈品协会报告甚至认为,由于日本地震等因素,中国取代日本成为奢侈品第一大消费市场的时间可能大幅提前到2012年。

令人震惊的购买力背后,则极有可能是心理层面的炫耀和炫耀之后的自我满足。能睡在达芬奇大床上,花掉105万元又何妨?能被达芬奇顶灯照耀,花掉188万元又何妨?能打着领结,围上手绢,坐在达芬奇餐桌边痛饮国产拉菲,花掉315万元又何妨?

在中国,关于财富以及如何消耗财富的故事数不胜数,但当个人行为逐步蔓延为社会之病,那么如何消耗财富便理应被纳入公共讨论。中国自古便有富人食稻与粱,贫子食糟与糠之说,甚至倡导资本主义的西方经济学理论同样认为:如果富人集团无视穷人集团福利迸一步恶化的现状,就可能造成公共的悲剧。从长期看,穷人集团在与富人集团的博弈中,优势地位逐步明显,在稳定的社会中如此,在一个动荡的时期更是如此。这意味着,如今的中国终于到了解决该如何审视富人、富人又何以为富的紧要关头。

从失意者到新贵族

中国从来都不缺富豪。所谓黄怒波一掷万金买冰岛土地的豪气,怎抵得上战国时期吕不韦以全部身家换秦国的谋略?但从古时的农本商末到今日万物的泛货币化,黄怒波们比吕不韦的好运之处在于:多年的浮浮沉沉之后,他们以其财富赢得了物质范围内的空前尊重。而这一尊重,则与一股隐伏在民意中的仇恨形成另一重尖锐对峙。

这一局面何以形成?从当年地、富、反、坏、右时期被批斗和被摧毁的命运,到后来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致富春风,再到今日炒房、炒股者占据中国富翁群体半壁江山,以及全民捞金下资本与权力的暗中迎合中国富人群体形象在20世纪90年代经历短暂辉煌后,再次在信息时代中被一次次颠覆。

榆林订做西服

东阳工服定制

菏泽职业装订制

贵阳职业装定做